已有4137人读过此书... 已写5392280字... 此书已完成(阅读全本小说) "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惩前毖后_精彩小说 亚博赠送彩金,亚博体育娱乐中心,亚博网站

精彩小说

第六百六十八章 惩前毖后

曳光 Ctrl+D 收藏本站

????感谢书友网路小子的捧场支持1,!感谢hunter0301的两张月票支持!

????——————

????因林一的出现,这场延迟了十日的斗法,多了变数,亦为此热闹起来。//免费电子书下载//

????一个结婴不过十日的人,不仅极其霸道地一掌扇飞了对手,又摆出强横的架势来要挑战高修为的同道。

????便是这个年轻人,招来天劫毁了鳌湖之后,未见有一丝一毫的惶恐与不安,反倒是其实强横而咄咄逼人。说好听了,这是一种狂妄与嚣张;说不好听了,这是藐视天下同道呢!

????一体结三婴,很了不起啊1,!可以天下无敌吗?得罪了神州门的下场尚未可知,再得罪了夏州的大小仙门,即便你是元婴后期的高手又能如何,照样让你寸步难行!

????故而,这个叫作林一的年轻人,你挑战元婴中期亦就罢了,可那番羞辱的话语是训斥晚辈的口吻啊!这让在场的高手们情何以堪?

????此外,公冶干好歹亦是魔煞门魁星堂的堂主,被一个年轻人如此欺逼,让那几位同门的脸上亦挂不住了。门主离婴的神情愈发阴鸷,沉声催促道:“公冶堂主,便宜行事!莫坠了我魔煞门的名头……”

????之所谓情势比人强,已不由得公冶干去细想。林一的猝然发难,着实令人防不胜防!他眼角抽搐着,神情狰狞,猛地起身扑向了湖当央,抬手祭出一个黝黑的圆珠,咬牙切齿骂道:“无耻小辈,纳命来……”

????费了这番周折,林一等的便是这一刻。

????不过闪念之间,公冶干所祭出的“煞玲珑”便带着凌厉的杀气到了跟前!

????眸中冷芒一闪,林一身形倏然一动,猛地抡起了玄金铁棒。

????“轰——”的一声炸响,气势凶猛的“煞玲珑”竟是攻势一滞,而那玄金铁棒却是威猛不减,扯起一阵黑风急卷而去。

????这小子竟会如此之强!一招之下,便落了下风,使得公冶干脸色一变。铁棒当头砸来,他不敢怠慢,口吐飞剑相阻,不忘催动“煞玲珑”再施辣手!

????林一不禁翘起了嘴角,心头杀机大盛。

????曾几何时,这个大夏黑山宗的公冶干,乃这是一个无法战胜的仇敌,一道无法逾越的阻碍,无数次让人暗自生恨,却又无可奈何。而眼下,管你是山岗还是沟渠,我且一脚踏平喽!

????公冶老儿,过往的一切,是该了结的时候了1,!

????人在半空之中,林一便如一条狂怒的蛟龙,面对来袭的飞剑与“煞玲珑”不见不顾,只是盯着那往后退却的公冶干,狠狠地将铁棒横扫了出去。

????狂飙怒起,势不可挡!

????公冶干心头震骇,忙双手急抛出七面黑气缭绕的小旗!此乃最为有力的杀招,亦是克敌制胜的最后手段!可见他已到了危急关头,只欲竭力一拼!

????尚不待那七面鬼煞旗成势,阴霾顿去,大棒子裹挟着开山辟地之威,豁然而至!

????“轰——”的一声巨响中,鬼煞旗四分五裂,强劲的气势骤然袭来,令人无从躲避。又是一声“砰”的一下,公冶干难以自持,猛地倒飞了出去。于惊骇之中,见那人如影随形,疯了一般再次抡起了大棒,他一口鲜血喷出,不忘嘶喊道:“我认输……”

????那带着惊悚的呼救声震惊了四方,所有人皆惊愕不已!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竟打得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毫无还手之力,而那掀起狂风骤雨的铁棒,竟是愈发的疯狂。

????这还是道法的切磋吗?看此情形,这个林一,要杀人啊!

????便于此时,鳌湖四周的那四位神州门的老者,不约而同伸手一点,一道禁制凭空出现,生生隔开了拼杀之中的两人。

????“砰——”的一声震响,那狠狠砸下的铁棒击中了禁制。四位元婴后期的修士同时出手,强大的力道反击而来,猝不及防之下,林一双臂猛地一震,玄金铁棒竟是脱手而出。

????好不易捡回了条性命,公冶干心神一缓,再不敢稍有耽搁,转身急退。

????眼看着仇人死里逃生,双手空空的林一突然双眉竖起,眸中血光闪动,周身陡然溢出阵阵的黑气,昂首怒吼:“公冶老儿,我要杀你,你必死……”

????吼声未止,林一已是衣袂飞舞,黑发张扬,狂傲不羁的气势之中,尽是浓重而令人窒息的杀意1,!陡然间,他双手急遽挥舞,三十六道手诀未歇,又是七十二道手诀连着一百零八手诀,瞬息结出三个手印。未有分毫的迟疑,其猛然将天、地、人魔印祭出。

????鳌湖之上,豁然出现一把凶光闪动的巨斧,带着滔天的杀气,无可匹敌的威势,轰然劈向逃命中的公冶干。

????“喀喇——”

????四位元婴后期修士联手结成的禁制,非同小可!其威力足以抵挡化神前辈的全力一击,却于巨斧之下,形同摧枯拉朽一般砰然碎裂。

????见此情形,鳌湖四周的所有人皆目瞪口呆!一个新晋的元婴修士,不仅肆意践踏了斗法的规矩,还与神州门的人动起了手,真是胆大包天!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不费吹灰之力便破了四位高手的禁制……

????此时的林江仙,同样是神色大变!林兄弟强悍如斯,令人甚慰!而其这般拼命,未免莽撞了!即便是杀了公冶干,却又该如何去面对神州门?早知如此,着实不该将家师之仇相告啊!这可如何是好……

????玉山岛所在的洞府门前,炎鑫捂着腮帮子的手不由得落了下来。有时候,挨了一耳光未必是坏事儿!至少,没有性命之忧!不过,那小子狂妄不法,最好有人出来主持公道才是……

????柳兮湖却是以手掩唇,脸色苍白!这个林道友可是个性情温和之人,却不想疯狂起来,竟是如此的令人生惧?

????不远处的紫玉神情怔怔,兀自故作镇定,还是忍不住与人传音道:“天震子,你不用得意了!这一回,天震门可是在劫难逃了……”

????紫玉的话,或许有好意的提醒,而天震子却对此置若罔闻。胡须都快被揪下来,他尚不知撒手,只顾着傻傻地瞪着眼珠子,犹如失魂一般的默默念叨着,林师弟,你要作甚?老哥哥我胆小啊,莫吓我1,!

????林一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而接下来的情形,更是令人所料不及……

????一切不过闪念间的工夫,巨斧劈开了禁制之后,倏然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劈下。那已逃出数十丈远的公冶干,尚未来得及喘口气,便于的狂飙巨浪之下碾成了堆血肉!尸身尚未坠落,竟是为一团黑气所吞噬!只有淅沥的血水洒落湖面,而其整个人便这么没了!

????而那巨斧的余势未消,又是“轰”的一声,劈碎了半个山崖,掀起了两道数十丈高的湖水,这才散去了斧影……

????“大胆!”

????大小仙门中的诸人尚未从惊悸中回过神来,便听得一声怒叱响起!神州门的四位修士各自离开莲台,转瞬便将林一围在了当间,并隐隐有联手钳制之势!

????与此同时,林一抬手招回了玄金铁棒,收取了对手的“煞玲珑”与飞剑,凌空傲立,冷冷打量着围上来的四位高手。其双眸中血光未褪,周身的杀意不减,威势逼人!

????“林一,你私自挑战,滥杀无辜,已触犯神州门的门规,还不束手就擒!”出声叱责的乃为首的老者,与余下的三人皆是面色阴沉。

????这四位高手,本为护法而来。而如今却被人于眼皮子底下毁禁杀人,并扰乱了论道大会。而出手捣乱者,只是一个新晋元婴的年轻人。若任其胡作非为,神州门的脸面何在?来日,岂不是要让夏州的同道耻笑?

????面对四位真正的高手,林一不见惧色,反倒是嘴角上扬,冷笑道:“哼!你等何以如此断定我滥杀无辜?我只杀可杀之人……”

????“放肆!我魔煞门与天震门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杀我门下堂主?”不待神州门老者出声,已有人趁机发难1,!

????魔煞门的门主离婴,连同其几位同门,皆离开了洞府来至湖面上。他于圈外站定,冲着那四位神州门的修士拱拱手,不无悲愤地说道:“还请神州门与我等主持公道,将此不法之人擒杀……”

????林一眼瞳一缩,眉梢轻挑。他冲着那说话之人讥笑道:“你便是离婴?将我擒杀?呵呵!有本事自己动手……”

????“哼!休得猖狂!”神州门的老者袍袖一挥,余下三人同时掐动手诀,一个数十丈方圆的禁制凭空闪现,顿时将林一死死困在了当央。他这便要催动禁制之时,有人大喊:“且慢!”

????随着喊声,林江仙已冲了出来,那白净的面皮,因愤怒与焦急而涨得通红。匆匆与神州门四位高人拱手为礼,他便手指着离婴叱道:“我清幽谷与你魔煞门同样无怨无仇,你与公冶干为何屡屡纠缠不休,还打伤了我师父?”

????话语一转,林江仙又冲着神州门的几位说道:“我师父乃清幽谷的百草子,一生痴迷丹道,性情和善与世无争,此乃夏州仙门所共知!而魔煞门却趁着我师父寿元将尽之时,上门恶意挑衅,使得他老人家伤重而道陨!而林一乃我兄弟!自然要为我这兄长讨回公道,并非滥杀无辜,还请各位明鉴!”

????“一派胡言!你何时有这么个兄弟?”离婴一怔,随即恶语相向。

????林江仙扬声反诘道:“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他如何不是我兄弟?”

????“你杀我堂主商尹,我自当上门问罪!是你兄弟又如何?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之事!便是百草子活着的时候又能怎样?你清幽谷根本不是我魔煞门的对手……”离婴出言恫吓。

????林江仙自知林一的处境不妙,而其力所能及之事,便是据理力争,以求为兄弟开脱罪责。见离婴仗势欺人,他怒道:“说我杀了商尹,可有人证物证?而我林兄弟为家师报仇,又怎算滥杀无辜?”其转而又与那神州门的四人拱手相求,说道:“念在我兄弟报仇心切,还请各位师兄高抬贵手……”

????“不可1,!”林江仙话音未落,便被离婴打断。他冷冷看着重围之中的林一,说道:“此人不仅毁了鳌湖,更是于众目睽睽之下杀我门下长老,举止嚣张,蛮横无理,视神州门与夏州同道何在?不将其严惩,不足以平公愤!还请几位师兄出手……”

????夏州的大小仙门,彼此间并非一团和气。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是是非非,那神州门的四位修士无暇理会,反倒是神情漠然,兀自紧紧困住了林一,根本没有要放人的迹象!

????重围之中,林一神色不变,依旧是带着睥睨四方的气势,傲然而立!面对魔煞门的落井下石,他很不以为然地冷笑着,却是冲着远处的林江仙示意道:“林兄!勿要为小弟担忧!请回吧!”

????林江仙忙要说话,林一则是转向离婴,冷幽幽地说道:“杀商尹者,乃公冶干!而他嫁祸清幽谷,实乃又不可告人之用意……”

????“一派胡言!我为何要信你……”离婴怒气冲冲叱道。林一说的是实情,而于其看来,这分明是恶意挑唆。

????林一眉梢一挑,不紧不慢说道:“你信与不信,与我何干!不过……”他话语一沉,透着森森杀意,缓缓又道:“清幽谷,不可欺!你魔煞门若不识好歹,休怪我铁棒无情……”

????离婴的心头没来由一跳,随即羞怒起来。魔煞门传承数千年,何曾被人如此的要挟过?他指手划脚地喊道:“几位师兄,还不拿下这狂妄的小子……”

????神州门那老者与几位同门颔首示意,沉声道:“林一触犯我门规在先,予惩之而毖后患!”言罢,其四人同时掐动手诀,禁制之内光芒大盛……

????————

????ps:近四千字一章!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