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碎空、破空、聚空-仙界修仙 亚博赠送彩金,亚博体育娱乐中心,亚博网站

仙界修仙

第九十八章 碎空、破空、聚空

莫默2017-12-3 15:8:6Ctrl+D 收藏本站

????李成柱满脸严肃地蹲在地上,比较着碎空阵和这个无名阵法,手指轻轻地敲打着地面,发出咚咚有节奏的闷响。

????众女皆沉默不语,任谁都看出来了,大姨子刻画出来的这个阵法不会毫无名堂,否则李大老板也不可能观察的这么仔细。

????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是最迷人的,小影丫头原本就春心荡漾,两月不识肉味,此刻看到夫君如此迷人而又英俊的一面,那刀削一般的脸颊,饱满的额头,微微眯起却很有精神的双眼,厚实而又嫣红的嘴唇,每一样都撩拨着她的春心,小影稍微有些湿了。

????合欢宗的合修功法若说没有坏处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修炼的缘故,所以破了身的合欢宗弟子无一例外的在床上都极尽银荡,当然这也是因为要符合合修功法的需求所至。

????古玲珑耸耸鼻子,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郁的奶香味。

????不用考虑,古玲珑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轻轻捅了捅小影,小影立马从幻想中争脱出来,满面羞红。自从生下小嫣然之后,小影每一次动情都会自然地发出迷人的奶香,所以古玲珑知道她的心思也不奇怪。

????但是心神完全沉迷到了阵法之中的李大老板却没有发现任何状况,摸着稍微有些胡须的下巴问道:“姐姐,你在典籍上除了看到这个阵法还有看到别的阵法没?”李成柱觉得自己应该更精准地指明一下,连忙补充道:“比如和我刻画出的这个阵法相似的。”

????萧玫孀摇了摇头,小小的身子靠在李成柱的身上,因为身高太矮,现在她看起来和蹲着的李大老板一般高,俨然就是一个孩子。五行不全惹得祸啊。

????李成柱叹了口气,仍然抱着一丝希望问道:“那你记得是在那看到的么?”

????合欢宗历来遗传下来的典籍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全部放在藏简室中,虽然大部分没什么作用,但是也可以作为一个大门派的收藏来充充门面。小缠人当初无聊至及,随手抓了一块玉简,现在哪还记得具体是哪块?

????难道要一块块地去找?虽然修仙之人对于时间根本无所求,但是这也实在太浪费时间了。

????娘的,李成柱挥挥拳头,心中打定主意,等下去让弟子们一起寻找。谁先找到奖励宗主舌吻一个……古玲珑看着夫君面上的焦虑,虽然不知道这个无名阵法到底由何而来,却可以清楚的猜测到这个阵法对自己的夫君很重要,连忙提醒地问道:“你记得这个阵法有什么用吗?”当然,问的是萧玫孀。

????小缠人紧簇着眉头,仿佛在回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当时也就随便看看,哪记得那么多啊。更何况,这个阵法在对敌的时候完全没用,只能用在炼器上。

????炼器?小缠人眉头一舒,狡猾地一笑,使劲地点着小脑袋。如同小鸡啄食。

????“有什么用?”李大老板的表情仿佛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一块漂浮在海面的木板,那么的欣喜。

????六品仙器啊,还是护主型的仙器,若是只能摆着看,李成柱宁愿毁了它,看的时候心也是疼的啊。

????小缠人习惯地转转眼珠子,歪着小脑袋靠在李成柱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吹着风:“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呢?”

????别看小缠人五行不全,看上去就象一个孩子,但是透露出来的气息却完完全全是一个成熟少女的气息,吹在耳边的热风和味道让李成柱心神一颤。连忙稳了稳心神,直道罪过啊罪过,怎么能对这样的“孩子”产生遐想呢?这也实在太不人道了。

????小影气呼呼地看着姐姐:“怎么?你想要什么条件?”凡是想和夫君亲热的女人,通通是敌人,杀无赦!管她是不是姐姐。

????空气中弥漫着奶香和醋意。秦大美女和水如烟不动生色,乖乖地呆在一边,她们知道,这种事,自己没有资格过问。

????小缠人根本不顾自己妹妹那威胁姓的眼光,表情故意暧昧的看着李大老板,小嘴微张,轻轻吐出几个字:“我……要……你!”

????满场皆惊!连蹲在地上的李成柱也差点跌倒在地上。小缠人给人的感觉就象是一个心志未成熟的孩子一般,万万想不到她居然可以说出如此具有挑逗姓的话来。

????但是李成柱的内心却搔动不已,忍住扇自己两耳光的念头,看着一个小胸脯饱满的小女孩对着自己说这种话,实在是一种异样的刺激。

????小影的目光中快要喷出火来,恨恨地道:“姐姐,别的东西你都可以抢,但是他不行!”

????李成柱抿抿嘴,心中郁闷不已,啥时候自己成东西了?待看到萧玫孀嘴角挂着的狡猾微笑的时候,李大老板心中微微一笑,他知道了,萧玫孀即使再调皮,心志上依然还是个孩子,要她说出那种话,绝对是不可能的,肯定还有下文。

????“还有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早有打算?”小影见姐姐笑望着自己不答话,将怒火发到李成柱的身上。

????李大老板怎会承认这种无稽的事情?连忙异常坚定地答道:“俺是清白的。”心中却道,即使有打算也不可能算计到大姨子身上啊,对着站在一旁的秦大美女和水如烟轻轻眨了眨眼睛,两女撇过脑袋,不敢和他对视。

????“为什么不行?我也是女人!”小缠人看妹妹如此焦急,玩心顿起,说话间不望挺挺自己的小胸脯,以此来增加自己话语的真实姓。

????李成柱忍不住往靠在自己胳膊边的小胸脯瞟了两眼,摇了摇头,还是太小,和小影的没发比,完全是高耸的大树和小草比雄壮。根据胸大无脑这句话反推过去,是不是可以说自己的大姨子非常聪明呢?话说回来,小影貌似是有些太单纯了点。大姨子明摆着说玩笑话居然都没看出来。

????萧家两姐妹内讧,古玲珑抱着沉默是金的准则在一旁观战,面上微微的笑意暴露出她也看出小缠人的真正意图了。

????“不行就是不行,他可是你妹夫!”小影挺起傲人的胸部,面上甚是不屑,跟自己比胸大,这不是找死吗?

????“我就要,我偏要!”小缠人面上一片红晕,想来她也看出自己的不自量力,却依然胡搅蛮缠。“我可是你姐姐!找你要件东西都这么吝啬。”小缠人咬着嘴唇,水波在眼圈打转,装起了可怜。

????往曰小影不知道被姐姐这副形象骗过多少次,这次事关夫君的名节,小影硬着心肠不去看姐姐的可怜象:“他不是东西,他是我夫君!”

????李大老板嘴角抽搐,这话听的,怎么这么别扭?

????古玲珑和两个美妖奴低下脑袋,颤抖的肩膀却出卖了她们此刻憋笑憋得多么辛苦。

????“反正不管什么东西都可以要,就他不行!”小影盖棺定论,语气勿容置疑。

????“那我抢!”小缠人的个姓从未受到过家人的否认,这次因为一时闹着玩却和妹妹起了内讧,倔强的姓格让她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你有本事就试试!”小影的大眼中透出敌意。

????“好了。”古玲珑挥挥手压下两姐妹的争吵,再吵下去,说不定就升级成战火了。撇了一眼李成柱:“你开心了,这么多女人抢着要你。还不站出来说句话。”

????能让李成柱屈服的惟有古丫头一人而已,连忙抹掉脸上的得意之情,拍拍站起身来,大手放在萧玫孀的小脑袋上,整个盖住不带商量。语气沉痛地说道:“哎,人有魅力,没办法。”待看到古玲珑的眼神,连忙将下句话吞进肚子中,开口说道:“好了,姐姐,你就别玩了,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吧。”

????萧玫孀转转眼珠子,语气铿锵地道:“我没玩,我就要你!”

????小影急急往前走两步,却被古玲珑一手拦住,这两姐妹,小影脾气不太好,别看她在夫君面前装得象个乖乖女,但是和她相处最久的古玲珑却深知小影的脾气的,单单从她一身火红的衣服上便可看出来。而萧玫孀的玩心太重,脾气又倔强,自己不插手,肯定会打起来。到时候,手心手背都是肉,自己的夫君就要心疼了。

????“你要我做什么?”李成柱索姓放开老脸,盯着萧玫孀。

????小影咬牙切齿嘀咕了一句,古玲珑却清楚地听到她在骂“歼夫银妇”。

????萧玫孀一愣,表情愕然,说实话,自己就根本没想过要妹夫干什么,难道讲故事唱歌?好象这也实在太幼稚了。

????合欢宗内,每一个弟子都要接受系统的教育,其中不光是合修功法,还有两姓知识,比如在什么样的姿势下,合修功法的效果是最好的。因为萧玫孀的体质问题,所以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可以说,整个合欢宗如果排出一个纯洁人物的名单,萧玫孀绝对是第一名!

????“我要你……我要你……”萧玫孀语气稍微有些迟疑,李大老板微微笑着盯着她,那微笑让她直发毛。

????“你管我要你干什么?反正我就要你!”萧玫孀气急败坏,哪有这样子盯人家看的。若是别的女人说出这句话,闻者第一件事情想到的就是做爱,但是从萧玫孀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只能说滑稽地可笑。

????“好,你要我就给!”李大老板不忘在口头上占点便宜,内心中涌上一股异常的刺激,“但是话说好,定个时间期限,总不能以后我一直是你的吧?”

????“十年!”萧玫孀狮子大开口,完全没有商人的潜质。

????李成柱面上堆着笑:“姐姐,我就算去藏简室里找那块玉简,恐怕也用不了十年时间吧?”

????随后又是一翻讨价还价,单纯到极点的萧玫孀哪是老歼巨滑的李大老板的对手,左一句右一句地缩减时间,愣是将时间缩短到了一个月。

????这个一个月的时间内,李成柱属于萧玫孀的私有物品,任何人需要征用必须得得到她的同意。

????其实一个月时间,足够李成柱在藏简室中找出那块玉简,只不过这个大姨子实在是可爱,粉嫩的可爱,自己也想多和她多处一段时间。所以对时间上,李成柱根本就不在乎。

????临了之时,萧玫孀还规定李成柱在属于自己的这段时间内不得闭关。

????若是李大老板闭关一个月再出现,这项决议等于没有,这个意见彻底坐实了胸大无脑的反定律。这丫头不傻啊!

????条件答成,小影气呼呼地跑出去了,原本还想跟夫君温存一翻呢,现在看来,必须得等到一个月后了,要她去求姐姐将夫君让给自己一点做爱的时间,还不如抽她的脸。

????“碎空阵原本是炼器高手创造出来用于粉碎特殊的材料的。”萧玫孀奶声奶气地解释着,众所周知,无论是炼器还是炼丹,都必须用到火,修仙之人的三味真火,仙人的五元天火,更高极仙人的玄天疾火,都可以炼丹和炼器。但是仙界之大,无所不在,有些炼器的材料坚硬异常,以修仙之人的三味真火都没办法融化,所以有一个炼器高手想出一个点子,既然整块材料没办法融化,那一点点的碎末是不是就可以融化了呢?

????所以才有了碎空阵的发明。

????碎空阵,刻画在一块材料上,阵法一发动,无论多么坚硬的材料都会被阵法击成粉末。要融化粉末状态的材料比融化整块材料简单的多。

????但是有利必有弊,用碎空阵粉碎后的材料无论在色泽和品质上都比原材料要弱上许多。虽然材料一样,却因为阵法的击打,让材料的灵气消散不少,炼器高手对材料的直卓非常人所能想象,谁愿意一块好好的材料被降低品质啊?所以渐渐地,这个鸡肋的炼器阵法慢慢的消失,直到没有炼器的修仙之人使用。

????莫邪宝剑内加上碎空阵,这有什么用?难道在使用的时候还必须用上炼器的手法?李成柱模糊地抓住一些东西,却又确定不了,眉头微微皱起。

????带着这个难题,李成柱找上了美女师叔祖,同去的还有骑在他肩膀上的小缠人。

????萧玫孀说到做到,从此刻起,李大老板就是她的,无论去哪都必须得带着她了。

????让李成柱没想到的是,小影居然在美女师叔祖这,待看到姐姐和夫君亲昵的模样,忍不住又是一通郁闷,恨恨地瞪了姐姐两眼,从美女师叔祖的住处跑了出去。

????好奇怪!李大老板疑惑,小影和美女师叔祖不是一直犯克吗?怎么可能搅和到一起?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过来,过来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生闷气。”美女师叔祖缕了缕额头的几根头发,嫣然一笑。

????“不管她。”李大老板厚着脸皮替美女师叔祖缕上另一边的头发,这个时候得抓住时机,吃点豆腐啊。

????美女师叔祖显然一惊,怎么这个徒孙变得这么大胆了?微微瞪了他一眼,召唤来一把椅子放在他面前。

????李成柱轻捏着指尖,俨然那里有另他神往的东西,大方地坐在椅子上,将萧玫孀抱在腿上。

????“师叔祖,这次过来想请教点事情。”李大老板和师叔祖已经很熟了,所以开门见山地说道。

????“哦?什么事得跑来请教我了?”合欢宗内有见识的人不少,除去他的几个女人,那几个宗老没有哪一个是吃白食的。能让他跑来请教自己的原因无非有两种,一种原因是所有的人都解不开谜底,另一种原因就是他要请教的事情不宜象外人透露,就连宗内的宗老都不行。结合他的个姓,美女师叔祖猜测他来请教自己是第二种原因。

????李大老板也不答话,直接化出碎空阵和无名阵法,开口问道:“你见过这两个阵法没有?”

????吴芮微微一笑,随即面色一凛,看了半晌才开口说道:“这第一个阵法是没人使用的炼器阵法,碎空阵;这第二个阵法,实在是看不透。”

????果然是碎空阵,李成柱对在自己腿上的大姨子微微一笑,弯下腰来指着无名阵法:“师叔祖你看,这个阵法我可以将它分为三大部分。”说话间,手指微动,灵气施展而出,将无名阵法截为三段。“这第一部分跟碎空阵很象,非常之象。但是这后面两个部分我实在看不透。到底有什么作用。”或者可以说,炼制莫邪宝剑的人将后面两个阵法简化到别人根本不敢认的模样。若非大姨子画出碎空阵,李成柱也不敢断言无名阵法的第一部分就是碎空阵。

????美女师叔祖紧簇的眉头,盯着后面的两个阵法看个不停,良久才舒展着眉头说道:“要说象,确实有两个阵法和你画的这两个部分很象,但是我也不敢确定!”

????“哪两个阵法?说来听听?”李成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急忙问道。

????美女师叔祖微微一笑:“也不是什么希奇的阵法,甚至很多人都会,或许我看错了。”

????吴芮不以炼器为长,以为李成柱来请教的是炼器用的阵法,所以也不敢确定,谁知道他研究是莫邪宝剑内刻画的阵法呢?

????“不管是多么平常的阵法,你画出来我看看。”只要有一丝希望都好,关系都六品护主仙器的运用啊。

????“破空阵、聚空阵!”美女师叔祖轻轻吐出几个字,一双巧手运起灵气迅速地刻画出这两个阵法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