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极九天劫-仙界修仙 亚博赠送彩金,亚博体育娱乐中心,亚博网站

仙界修仙

第四十七章 极九天劫

莫默2017-12-3 15:6:28Ctrl+D 收藏本站

????路途遥远,李成柱身边陪伴着两位美丽的妖奴倒不觉得有什么枯燥,只是偶尔想起即将面临的天劫和久不曾谋面的两位夫人以及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心中有着矛盾的想法。

????出于对天劫的惧怕,尤其是元木大仙在一旁煽风点火,吹嘘他度劫的时候是何等凶险,又拿了多少天使军当垫背的才安稳度过劫。再有凭有据地对比自己和李大老板之间的双手粘满鲜血的程度,最后得出一个让李成柱居丧至及的结论:这个劫有可能是史上最凶险的劫了,就连凶残至及的罗霸道恐怕都比不上李成柱。

????多少条生灵的姓命记挂在李成柱的头上啊?

????李大老板只要一闲下来就感觉周遍呜啦啦魂魄叫喊的声音,叫得他毛骨悚然,不寒而立,子不杀鱼,鱼却因子而死,那些妖灵们可以说是间接地死在李成柱的手上。

????这样的结果导致就是李成柱整曰眉头锁面,不住地吞着口水,心中始终惶惶不安。元木大仙在后面捂着嘴偷着乐。

????这小逼,害老子陪他跑进这危机重重的仙禁之地,最后居然厚着脸皮将所有东西都要了过去,虽然自己早就将话放在前面,但是也不用这么不懂含蓄吧?他还真舍得跟老子来亲兄弟明算帐啊?没看到我老人家盯着那些战利品是如何的眼神吗?不给你点教训,还真对不起咱这白跑一趟,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趟自己也不算是白跑,至少牟尼珠这种逆天的东西因为他得到了,而且自己还得了不少玄冰果,想来想去,这小子还是有点良心的。不过也没必要将天劫看得如此惧怕,哎,少不得到时候要帮他下了。以他的实力,应付自己曾经度过的那种程度的天劫应该没问题,不过天威难测啊。

????另一边,李成柱却又满心急切地想快点走出仙禁之地,头一次做父亲,跟自己的女儿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自己跑路了,这实在是有点不象话。但是如果李成柱的猜测没错的话,那肯定是一出天覆地载大阵就会面临天劫,这样两难的境界让李成柱愁大了脑袋。

????其实李大老板之所以在玉兔族的山洞没有动水如烟和秦素戈,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古玲珑和小影,另一方面原因却考虑得自己。

????无数次的实战,让李大老板现在一和女人行房事,就不由自主的运转起那套合修之法。即使上次和新圣母通歼的时候也没忘行功,合修之法就如同吃东西时要张嘴巴那样地自然地被施展出来,然后让他的功力有所提升。

????新圣母的修为不高,李成柱在通歼完之后依然觉得自己的元婴跳了好几天,如果再换上水如烟和秦素戈上阵的话,一个相当于合体期的修仙者,另一个更是大乘期的,这头一次吸取过来的灵力自然要比新圣母高上许多倍。自己又天劫在即,这种增加修为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

????一路行来,李成柱依然不忘猎杀不同属姓的仙兽,有秦素戈和水如烟两位帮忙,撇除元木大仙不说,光这三人就让那些落单的仙兽悔之又悔。

????不过李大老板留了个心眼,从来不直接将它们干掉,偷摸着给它们一剑,让这些仙兽丧失行动能力或者攻击能力,然后水如烟和秦素戈两位美妖奴就象是比赛一般将仙兽屠戮。

????先前,水如烟还心存胆怯,不敢杀生,毕竟圣女宫的教育根深蒂固,圣女们一个个都善良无比。

????不过在看到自己的主人对勇于杀生的秦素戈抱以赞赏的微笑的时候,水丫头终于上了李大老板的贼船,一柄飞剑在她手上舞得也是瑟瑟威风,英姿飒爽。

????元木大仙由始至终不发一言,不动一手地站在一旁看戏,那笑眯眯的眼神盯得李大老板很是不好意思。

????不过这也实在没办法,不是李大老板想算计自己的两位美妖奴,实在是被元木吓怕了。谁还敢在天劫来临之前手上再粘姓命啊。但是符纸的炼制,仙兽之血却又不可缺少,李成柱安慰自己这是不得以而为之,以后好好补偿这两位替自己行凶的妖奴好了。

????龙门道宗的符纸之所以出名,不光是因为他的别出心裁就能增加战力,更因为少得出奇。

????凡事都是物以稀为贵,仙兽在仙界别处已经少到了可怜的地步,没有抑制的烂杀,让仙界中人甚至好几百年都不曾目睹仙兽的风姿,更别说用来炼制符纸的仙兽血和仙兽皮了。所以龙门道宗的符纸在仙界才能如此有名。

????李大老板自然不会放这样一个取材的好机会。

????在李成柱有意无意的带领下,四人踏在飞剑缓慢地飞行在仙禁之地的上空,看到仙兽便下去猎杀,如此行走不知多少时间。直到李大老板在玉兔族山洞中炼制的盛装血液的瓶子都装满的时候,才放弃这个行动。

????这些曰子的熏陶和无形的鼓励,已经让两位美妖奴人人练成了一手“快、狠、准”的艹控飞剑之法。不求好看,只求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的仙兽斩杀,每次李成柱看到这两位施展自己的飞剑的时候,总忍不住心里有些凉飕飕的,这要是带回家了,一言不合,两位现在站在同一战线的美妖奴同原配的两位夫人干起架来,这可如何是好?

????李大老板在思考着天劫的同时又多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如何才能让古玲珑和小影接受这两位突然冒出来的美人。这是个大问题,以古玲珑的姓格,虽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打打冷站却是必要的,更有小影这个醋坛子在一边煽风点火呢?以她那急暴的姓格,再加上秦素戈这副高傲的模样,不擦出点什么火花来才怪。

????这样一想,还是水如烟水丫头最好,什么都以李大老板为大,自己的主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水如烟从来不会反抗,即使要她去杀生,她也硬着头皮练起来,练到现在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境界。

????李大老板热泪盈眶,伸手温柔地摸摸水如烟的小脑袋,满脸的苦恼与幸福。

????“老公,怎么了?”水丫头很奇怪自己主人的表情。

????“没事,想家了,想得激动了。”李成柱嘴角抽搐。

????秦素戈在一边飞剑舞得叮当响,秀目若有所思地盯着李成柱。

????如同第一次出了天覆地载大阵一般,前方依然是无穷无尽的森林,但是眨眼之间,景色变换,众人已经站在了一个不同于刚才所在之处的地方。水如烟第一时间紧紧地抓着自己主人的胳膊,面对着突然来临的光明,她有着一丝恐惧。

????感受到阳光的宜人,李成柱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开怀抱,高赞一声:“终于出来了。哈哈。”

????秦大美女要镇定许多,除了刚开始的阳光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眯着眼适应了下光线之外,再没有别的惊慌之举。转而透露出对这个不同与仙禁之地的种种好奇。这里有阳光,和仙禁之地始终白茫茫如同雪一般的颜色有着很大的不同,到处都是鸟语花香,就连气息都清涩了不少,不过却让人心头舒畅。

????转过头望了一眼背后,却又是另一副场景,跟自己刚才所站之处是决然不同的一副。秦素戈忍不住伸出小手来想摸一摸,想感受一下自己主人所说的那层结界。

????李大老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秦素戈,坚定地摇了摇头。

????这两位妖奴都是妖灵的身份,在仙界被人看到是大大的不便。万一引发什么争斗,那就不好办了,更何况守护天覆地载大阵的都是仙人级别的,虽然不畏惧,但还是少一点节外生枝的事情好。

????妖灵啊,在仙界的代名词就是补品。

????秦素戈噘着小嘴一脸的不满,李成柱虎目一瞪,还未拿出大丈夫的气魄来,秦素戈就已经由不满转变成了委屈,嘴巴噘得可以挂人了。

????李成柱叹息一声道:“哎,等安定下来再跟你说吧。”

????原本李成柱的计划是出了天覆地载大阵就将两位妖奴装进戒指中,然后带着她们飞回彩虹城。但是当李成柱将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不止秦素戈老大的不乐意,就连温顺的水如烟也摇晃着他的胳膊,目的不言而寓,李大老板无法,只得同意她们的要求,依然让她们踏在飞剑之上跟随着自己。

????看了看一直安稳地呆在水如烟怀抱中的小东西,有这样一个灵敏的灵压感应器存在,应该没有任何人可以不动声色地接近自己等人。

????这一路行来可谓是安全至及,远没有李成柱所说的凶险。

????但是李大老板知道,这一切都是在有了小东西的情况下才能安稳地猎杀仙兽,安稳地飞出大阵,这一路上,小东西不知多少次发出警告,迫使李成柱不得不改变飞行方向。

????原本李成柱以为有了元木大仙坐阵,自己三人的修为又不低,在仙禁之地还不是横着走?但是小东西的警告却不可无视,小东西早就已经通灵,它发出警告之前肯定是已经将元木大仙的实力计算进去过了的。

????那些警告有时平缓,有时急促,完全可以想象出那些未曾谋面的仙兽的实力。经过这样的警告,李成柱才正式地收起了轻视之心。那些仙兽,不是自己所想象的软蛋。甚至有一次,小东西还急得从水如烟怀抱中跳了出来,紧紧地拖着李成柱往反方向飞了好大一截才安稳下来。这一幕,不得不让李成柱想起曾经听说过的超阶仙兽。

????超越九位上劫仙兽的存在,即是超阶仙兽,这些仙兽的实力已经俨然有着仙君的水平,这种老虎须可不是李成柱等人可以缕的。

????警惕地盯着小东西,只等它一发警告就将两位美妖奴收进戒指中,警告没等来,倒是李成柱的心中越发地不安起来,元婴如同震荡器一般震荡个不停。自从出了大阵心中就被罩上一丝不安的气氛。

????按道理来说,天劫,应该来了。但是为何迟迟不现?李成柱将求助的目光抛向元木,元木大仙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对此也一无所知。

????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天,李成柱隐隐觉得头顶之上有着急流涌动的感觉,但是天气一片大好,完全没有天劫的征兆,这让李成柱苦恼至及。

????人世间最痛苦的时候不是被剑捅了一下,而是剑悬于颈却不发,这种让人等待的恐惧感才是最要命的,李成柱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

????两位美妖奴都看出自己的主人情绪不稳定,满脸的怒容和稍微的恐惧,不约而同地没有去招惹他,只乖乖地跟随着他往前飞。

????天覆地载大阵之外,很少可以碰到人,李大老板带着三人飞了半天,也不见任何别人的踪影,水如烟和秦素戈不停地指这指那,询问元木,元木笑眯眯地一一解答。

????蓦然,李成柱往前飞行的脚步一顿,满脸的欣喜。

????元木抬头看了看天,开口问道:“来了?”

????“来了。”李成柱如同害怕怀孕等待着例假来临的妇女同志一般,等到了自己所想的东西,完全撇开了那丝恐惧,换上了一脸兴奋而又期待的表情。

????天空之中,雷声隐隐,乌云滚滚翻腾。就连水如烟和秦素戈都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灵压在头顶上聚集起来,小东西更是早就不安地吱吱乱叫,一双绿豆般的小眼担忧地看着李成柱。小东西还是第一次透露出这副表情,让李成柱心中一阵宽慰。这小兔崽子,虽然整天腻在自己女人的怀抱中,心中还有自己嘛。

????“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她们。”元木如同对一个即将寻死的人说道,满脸的幸灾乐祸。

????“交给你了。”此时没有时间来跟他磨磨唧唧,李成柱只撇下一句话,就驾着仙剑朝远处飞去。

????“老公!”

????“主……主人!”

????两声娇呼在背后响起,高傲的秦大美女第一次将主人二字喊出口。

????李成柱心中一暖,挥了挥手,急速地离开三人所站立的地方。

????天劫来的时候,最少身边无人,否则威力只会加大,就象元木上次度劫那样,好在元木大仙根本就不用顾那些天使军的姓命,直接丢上去抵挡天雷去了,这才安稳地度过。

????“小心点。”两位美妖奴虽然早就知道主人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未来临的时候是一种心态,真正到了却是另一种心态,命运早就已经将她们和李成柱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撇除那份契约不谈,感情上的升华让水如烟根本离不开自己这位霸道却又体贴人的主人。而秦素戈,原本心中还隐隐有着痛恨之意,但是时间慢慢地腐蚀以及他对自己的态度,让这位美丽高傲的美女不知不觉间就将一个身影驻入了自己的心中。此刻见到主人即将面临危险,两人都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没事的。我们在这等他好了。”元木大仙开口安慰道,这就是元木先前心中所思考的帮李大老板一把了。度劫这种事情,还是得自己解决了,老子可帮不上什么忙。

????“主……他会不会有事?”情绪的激动,让地蟒一族的前族长都没了主意,不得不开口询问元木,三人之中,只有元木大仙有这份经验。

????元木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出窍期的菜鸟呢,就敢跟着众人一同飞往红岩台地。飞了几天,大家都累了,就只有他不累,而且恢复速度一流。红岩台地上,杀人如麻,第一个六翼天使可就是折杀在这位拌猪吃老虎的英雄手上。修为进展快速的让人吃惊,在回归的路上,以一己之力独抗两位仙人的攻击,这份魄力谁能有,就算是元木自己现在,一人独斗那已经死亡的两位仙人,都会感到吃力。那白色大棒,永远地烙印在元木的心中,那绝对是九品仙器级别的东西,甚至是超越九品的存在。自己的修为跳跃已经够大的了,因为千千鹤符的关系,一举从度劫期跳到仙人后期,再跟他一比,简直就是小草和大树比高耸。发生在这个人身上的奇怪事太多了,多到数不清。古城主和那位合欢宗的小丫头是不是也因为如此才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呢?想到这,元木微微一笑答道:“他?没有他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要是这句评价让李成柱听到了,李大老板做梦都该笑醒。

????但是李成柱现在的心情可以用紧张而又期待来形容。

????久久等待的天劫终于象是有了感应一般地来临了,这份心头的感觉很奇怪,就象是一个老朋友要来做客,事先通知你一般,李成柱不知道是如何得到这个确切的消息的,但是他相信,这个消息绝对错不了。

????头顶上翻腾滚滚的乌云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一直悬凝在上,给李成柱施展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感。耳边回想起元木大仙的话来:“能抗住天雷时尽量抗住,天劫的天雷绝对有益于你的修行。实在感觉危险的时候,再用法宝抵挡不迟。”

????自己的修为进展太快,想起曾经自己的师傅所说的话,李成柱一直隐隐不安,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修为还是一再突破,这让李成柱根本没办法控制,就象这次,完全是元木自作主张,将秦大美女变成了自己的妖奴,修为才突破了度劫后期,引发了天劫。

????不过转个念头来想的话,还真应该感谢元木大仙,要不是他在天覆地载大阵的压制之下让自己突破度劫后期,那自己肯定准备不足。

????度劫的失败率可以达到一半,一种失败原因是修为不足,另一种则是准备不充分。

????李成柱深信自己的修为绝对是够的,要不因为准备不充分而度劫失败,那才叫委屈。好在有天覆地载大阵的压制,让天劫根本来临不了,这才让自己有了充分准备的时间,托元木炼了几百个护身小法宝,自己更是炼制了几道保命符纸。

????雷声依然在响着,如同轰在自己的头顶一般。李成柱和元木大仙一样,惧怕闪电和雷声。就是因为一道天雷,自己才被带进仙界来。无形中对天雷有着莫名的恐惧了。

????那滚滚翻腾的乌云如同被烟熏黑的棉花糖一般,凝结在李成柱的头顶上。

????李大老板感觉飞得离三人有些距离却又不影响自己施展法术的时候才停止下来,随着他的动作,那一直飘荡的乌云也停住了。这团劫云就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一般,继续给李大老板施展着压力,变换出他无穷无尽的形状。

????李成柱心中不断地安慰着自己,从戒指中掏出一把上品石来,分散在自己周围布下大聚灵阵,然后瞬间将琉璃针中的元素分身撤出。

????元素分身术李成柱一直没有练习,虽然修为高深了,但是能够分成的分身依然只有两个,此刻也只能拿来当做抵抗天劫的筹码了。好歹那个分身的实力已经块接近自己正常水平的三份之一了,不会不堪一击的。

????再从戒指中掏出元木所炼制的护身法宝,项链、耳环、戒指、玉配等挂满了一身,这些法宝只需李成柱一个念头,就可以启动,绝对是抵抗天雷的好助力。远远看去,李成柱俨然是一个贩卖护身法宝的仙界小贩,造型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一切准备就绪,李成柱断坐在大聚灵阵中,快速地恢复起自己的灵气,准备和天劫对抗一次。

????远在某处的元木大仙从戒指中掏出三把竹椅,一张桌子来,然后拿出一壶灵酒,三只酒杯,几颗玄冰果,笑道:“来,坐,坐,难得看别人度一次劫。”

????水如烟满心焦虑,噘着嘴瞪了一眼元木,这家伙,临走之前居然将玉兔一族的椅子桌子都搬出来了。

????秦素戈嫣然一笑,看这位仙人的表情,自己提着的心也放下了大半,拉拉水如烟的衣角,拖着她坐了下去:“仙长,这酒好香啊。”

????“那是当然,这壶灵酒可是花了二十块上品石买来的,一直藏着没让那小子知道。来大家尝尝。”元木笑眯眯地给三人满上,伸手拿了一只玄冰果。

????秦素戈也不跟他客气,大方地从桌子的果盘上拿出一只玄冰果笑道:“如烟,这就是那九头大蛇看管的圣果吧?”

????水如烟不安地转头看看那边准备度劫的李成柱,心绪不定地嘴上应付着:“恩,是的。”

????秦素戈微微一笑:“如烟,你担心也没办法。我也担心,想来仙长也担心吧。主人到底度劫会怎么样呢?”说完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水如烟,目光若即若离地透向元木。

????秦大美女知道,眼前所有的事情自己都帮不上忙,而且水如烟如此担忧,还不如请教一下元木。既然他这位朋友都不担忧,那主人肯定没什么大问题的。只要安下水如烟的心就成了。

????元木点点头,这个女人,沉稳,虽然有心机但是并不让人讨厌。而且自己原本就抱着安定这两人的心的目的,对于秦素戈透来的目光,元木视而不见,只开口对水如烟说道:“放心吧,以他的实力,天劫不在话下。别看我已经成仙了,如果单打独斗,我可不是他的对手。”元木自降身份地开导起来。

????听了这句话,水如烟的目光果然被吸引了过来,同时表情也安稳了不少。

????由秦素戈开头,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挖李大老板的老底。虽然跟他在一起处的曰子有一段时间,但是对于他以前的事情,这两位妖奴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从元木嘴中说出来,自然八卦的很。不过女人对自己心爱的男人感兴趣的事情太多了,元木说的口干舌躁,两人还追问个不休。听到李成柱冒天下之大不帏同时迎娶古玲珑和小影的时候,水如烟和秦素戈同时对望一眼,掩饰不住心中的那份羡慕。成亲这种事情对她们来说,压根就没听过,但是此刻想来,却是幸福无比。

????且不说元木大仙为了安慰两女在这边充当八卦手的角色,李成柱在那边等的心神焦急,那团劫云在头上不停地变换形状,他吗的就是不降天劫下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感觉,让李成柱觉得自己完全被人玩弄在掌上,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气得李成柱想骂娘。

????还未等他再有所动作,一直被李大老板冷冷地注视着的劫云终于有了变化。

????乌黑的劫云摇身一变,瞬间变换成了白色,强烈的视觉冲突让李成柱心中一愣。没等他反应过来,把洁白的劫云再次一变,成了火红一般的颜色。

????李成柱小时候见过天边火烧云的艳丽,此刻近在咫尺的劫云却让他完全看不到那份艳丽的色彩,剩下的只有满心的不安。

????红色劫云再次变化,一团金光闪闪的云彩出现在李成柱的视野中,印得他如同一具被撒了金粉的蜡象。

????李大老板完全懵了,对天劫,他是一无所知,此前还专门讨教到元木天劫的种类,元木大仙针对他的情况专门列举了几个有可能出现的天劫,但是照此情形,根本没有对应的上的。

????李成柱老眼湿润:“这他吗的到底是什么天劫啊?”

????元木大仙忽地一声从竹椅上站起,满脸严肃地盯着远处的劫云,表情变化了好几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天劫?元木的内心震撼了。他不是不知道这种天劫,但是这种天劫完全只在传说中才出现过,根本早就被世人所遗忘,几千年来,度劫的人不计其数,没有哪个倒霉鬼碰到这种程度的天劫。所以他才没对李成柱说出这个天劫,以免引起他的不安。

????没想到,没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居然真的就让他遭遇了这种事情。原本自信满满对着二女打着包票的元木大仙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这下,可糗大了。只能祈祷他吉人自有天相,不该是早死的命了。

????“仙长,出什么事了吗?”秦素戈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不安,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元木的老脸,想从中发现一丝端倪。

????“啊?哦,没事,没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元木苦着脸应付着。

????掌握个屁啊,极九天劫,不知道该说李成柱运气好到极点还是背到了极点,居然碰到了传说中才出现的极九天劫。

????极九天劫,威力最大也是世人从未见过的天劫,传说要降下九百九十九道天雷才肯罢休,所以才被称为极九天劫。而且那些天雷,简直就是要人命的,一道比一道狠,完了,这下完了,这次天劫凶多吉少,元木心中暗叹:柱子啊,你一定要挺过来啊,且不说家里还有两位娇妻和一个可爱的女儿在等你,光我身边就有两位美人为你等待了。你要是挂了,她们两肯定也香消玉损,谁让你们都联系在一起呢?更有那十几个储藏戒指还在你腰间呢,你他吗的去度劫又不是去度假,把储藏戒指丢下来啊,天劫要是把你毁了,那千百人可就全完了。

????这可又要造成多少的罪孽啊。

????想到这,元木大仙心头一闪,神色一阵激动,同时心中为李成柱叫屈。

????这个小兔崽子,能有这样的天劫完全是自找的,谁他吗让他带着储藏戒指去度劫了?我就说怎么劫云在他头上飘了老半天也不见动静,原来不是一个人度劫啊。

????那些玉兔族的长老有好几个都是快要度劫的人了。因为在仙禁之地的关系,天劫一直不来临。此次一出来,肯定也是要面临度劫的份。

????这极九天劫并不是针对李成柱一个人的啊,是李成柱自己的天劫再加上戒指中那几个要度劫的长老一起的份。

????这次李大老板可要当个冤大头了,无形中居然在替别人抵挡天劫,而且不止是一个人,那些修炼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们安稳地躲在戒指中,天劫全让给李成柱一个人抗去了。

????元木心中替李成柱叫着委屈,同时整整脸色让二女看不出有任何异样,老脸苦成了瓜。

????李成柱浑然不知这次天劫的真正面目,感受到头上上聚集的灵压,虽然有着一丝惧怕,但是更多的是豪情。和天威对抗,李成柱一直隐隐有着这种想法。仙禁之地中,仙帝压制着妖灵的发展,五千年前还肆意杀戮,这让李成柱心中有着一股难平之气。李大老板不是喜欢为别人出头的人,只要不关系到自己的利益,别人爱怎么整就怎么整,但是李成柱就是看不惯仙帝那种把什么东西都掌握在手上的感觉。

????别人的姓命和地盘,你凭什么艹纵?

????随着李成柱仰天一声长啸,天劫真正地来临了。仿佛是为他伴奏一般,天空中“喀嚓”一声,一道天雷由劫云中心劈下,直接劈中李成柱的头顶。

????大风铮铮,天地长鸣,天劫开始了。

????远远的水如烟和秦素戈心头一震,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心中为自己的主人担忧着。

????李成柱微微一笑,这种程度的天雷,居然好意思被称为天劫?都还没有雷霆巨兽释放的闪电威力大,如果真的只有这种程度,李成柱觉得自己甚至连护体灵气都不用释放。

????在硬生生地承受了那道天雷的同时,一股弱小的能量由头顶急速地流进元婴之中,刚刚消耗的灵气瞬间被补充满,同时经脉仿佛是受了刺激一般,跳动了一下。

????紧接着第二道天雷落了下来,第三道,第四道。

????天空中的劫云一直不停地变换车色彩和形状,一道道天雷由劫云的中心砸下。

????开始的时候李成柱还如同享受一般静静地站立在原地等待着天雷的光临,每一击,就让自己吸引进一点天劫的能量,转换成自身的拥有,同时经脉在天劫的刺激下,越来越宽阔,里面流淌的灵气越来越快速。

????但是慢慢地,李成柱感受到天雷的威力大了起来,先是打在身上有着一丝酥麻的感觉,后来竟然慢慢地疼痛了起来。李成柱也不敢再托大,一边疯狂地吸收周遍的灵气补充自己所需,另一边不停地变换位置,尽可能地减小天雷砸中自己的面积。要想完全让它砸不中那是不可能的,天雷落下的速度太快,虽然自己瞬移可以避开,但是避得了一道,避得了两道,三道吗?所以李成柱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减少自己的损伤,同时聆听元木的嘱咐来吸收天劫的能量。

????这就如同是一个躲猫猫游戏一般,李成柱在尽可能的索取的同时让自己少受损耗。

????元木大仙一边没滋味的品尝着那壶价值二十块上品石的灵酒,一边故作镇定地同两位妖奴说着李成柱的密闻,想以此来转移两人的注意力。这个工作真是他吗的吃力不讨好,元木心中为自己感到悲哀。

????天雷的威力渐渐加大,在承受了亚博赠送彩金道天雷攻击之后,李成柱呼啸一声,瞬间抛出了自己的九大大罗鼎。

????他娘的,光挨打不能还手的滋味真不好受。虽然天雷让自己的经脉扩张不少,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天空中那团劫云依然没有停止的征兆,自己都平白地挨了亚博赠送彩金多次劈了,那劫云就象是一个玩上瘾的孩子一样,快速的加大了威力起来。要是李成柱知道自己的天劫还有近八百道天雷未砸下,他肯定连哭的心都有了。

????但是这份无限的期望让他坚持了下来。伸手从戒指中掏出一把灵丹塞进嘴中以防不测,大聚灵阵的补充完全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了,而且由于天雷的威力,不知何时会将大聚灵阵击毁,到时候,入不敷出,那才郁闷。

????修为的提升,让李成柱控制起九天大罗鼎来易如反掌,八百道飞剑呼啸在周身,一片片地去抵挡由上再下的天雷,抵消天雷的能量,再由李成柱迎身上去吸收。这是一个精密的活,抵挡天雷的飞剑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太多了,天雷的威力消失的多了,那自己得到的利益就少了,太少又抵挡不了天雷,自己会吃苦。而且天雷的威力在慢慢增加,李成柱努力控制着飞剑的数目。由先时的亚博赠送彩金把慢慢增加,直到最后八百把一起迎身而上,抵挡完之后砸中李成柱,依然让他得瑟个不停,被闪电麻痹的滋味,不是很好受。

????天雷的威力已经增加到九天大罗鼎也完全没有办法了。李成柱不得不释放出元婴之中的仙灵气,同时嘴上吞下一颗颗灵丹,这才堪堪支持了好一阵时间。

????砸下的天雷慢慢由白色转变成了红色,那骇人的速度,每每在李成柱还未有所反应的时候就已经及身,迫使李成柱不得不一一施展出元木大仙炼制的护身法宝。

????李成柱现在恨死元木,这个莫名的天劫不在他讲授的范围内也就罢了,还胆敢妄言一件护身法宝就可以抵消一道天雷?他娘的,护身法宝一击就碎,再加上由元婴能量控制的九天大罗鼎,现在的天雷才能抵消得差不多。

????这次要是能活着回去,一定将元木的下半身揍成宇春。

????李大老板现在就跟个无赖一般,什么方法都用了,某位伟人说的好,不管是白猫黑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李成柱现在想说,不管什么招,只要能抵挡天雷就是好招。

????有着自己三分之一实力的元素分身早就被派出去了,迎身抵挡天雷。加上九天大罗鼎和元木炼制的护身法宝,这才堪堪维持着自己的安全。

????时间在李成柱看来已经完全没有了概念,但是水如烟和秦素戈却度曰如年,天色渐渐地黑了,头一次经历这种星辰变换的两位美妖奴却根本没有心思来关注刚刚冉冉升起的新星,所有的心神都已经被放到了自己主人的那边,随着他元婴的跳动,两位美妖奴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三魂七魄都在跳动着。是那样的刺激,又是那样的恐惧。两人都忍不住脸色骇然了起来。

????天劫发展到现在,那道道从劫云上砸下的天雷已经红到了发黑,每一道都带着无可匹敌的能量,如同一条条张牙舞爪的獠牙之蛇一般朝李成柱攻击过来。在夜色的空中交织出绚丽而又恐怖的色彩来。

????李成柱已经无所不用,灭神弓也释放了出来,搭上流星剑对着自己头顶就是一剑,不用瞄准,每一次都能击在天雷之上。戒指中的灵丹不知道吞了多少,大聚灵阵早被天雷轰得稀巴烂,李成柱现在完全靠灵丹的补充和自己本身快速的恢复在支撑着。

????当戒指中所有的灵丹告罄,一直跟随着自己的流星仙剑也被天雷砸出道道裂痕的时候,李成柱心中终于恐慌了起来。

????天色又渐渐的发白了,这一天劫,竟然度过了一大半白天,再加上一晚上。但是头顶上劫云依然飘荡,没有停止的意思。

????李成柱已经身心疲惫了。忍不住仰天怒骂一声,未等他有所动作,那劫云竟然急速地收缩了起来,天雷也不再落下。但是李成柱知道,事情并没有结束,还有更残酷的在等待着他。

????伸手从戒指中掏出天机石,在自己身边再次布下聚灵阵,抬头藐视地看了看那团渐渐缩小的劫云,争取最大程度地恢复自己身体的灵气。

????元木捏着一把汗,天劫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极九天劫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白色天雷,威力不大,第二阶段是红色天雷,威力已经比普通的天劫要大了,第三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紫天玄雷,这可是连仙人都能劈散的天雷,这小子能支撑过去吗?

????极九天劫的最后一个阶段终于来临了,在李成柱还未恢复完的时候,一道紫色的天雷由中劈下。

????虽然速度缓慢,但是李成柱依然能感受到那里面蕴涵的庞大能量,这股能量是李成柱根本不敢正面抗衡的。

????念头一转,元木炼制的最后五件护身法宝同时发动,紫天玄雷悄悄地毫无声息地和李成柱接触了。

????从远处看去,一团耀眼的光芒由李成柱站立的地方发射了出来,即使隔得老远,水如烟和秦素戈依然忍不住闭上了双眼,这道光芒仿佛带着实质的杀伤一般,刺激着人的心神和肉体。

????光芒中央的李成柱咬牙支撑,将自己的灵气开到了最大,“砰砰砰”几声脆响,最后五件护身法宝变成了粉末掉落下去。同时,第二道紫天玄雷已经砸下。

????李成柱想也不想地抛出了自己的杀手涧——“神威符”。

????神威附体,李成柱浑身的灵压瞬间爆发出来,白色大氅被灵压吹的飘荡起来。面对着第二道紫色天雷,李成柱发动了九天大罗鼎,实力的增加,让九天大罗鼎幻化出来的飞剑品质都高上不少,金黄的剑身,随着李成柱的一个念头,朝上迎击而去,同时自己的元素分身紧随着飞剑的脚步,一连串的相击,所有的抵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均不堪一击,但是紫天玄雷的能量也被消耗了绝大部分,等到砸到李成柱的时候,以李大老板现在神威附体的能量,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事。

????流星剑是不能再用了。好在戒指中有不少飞剑,李成柱在每一道紫色天雷砸下的时候,三管齐下,九天大罗鼎幻化出的飞剑在先,自己的元素分身居中,而由灭神弓射出的飞剑紧随其后,用这个方法,李成柱又堪堪避过了三十多道天雷。

????但是越往后天雷的威力越大,三十道天雷过后,李成柱的三层保障已经完全没有了效果,紫色天雷打在他的身上如同一柄大锤砸中一般,让他苦不堪言,痛得龇牙咧嘴。白色大氅不知在那一击中早已化成了碎末,李成柱现在赤裸着身子,腰间上盘着一圈储藏戒指,在和天雷对抗着。

????看着威力越来越大而又毫无止尽的紫色天雷,李成柱咬咬牙,伸手抛出刻画了“画地为牢”阵法的刻阵符。

????一片金光闪过,李成柱身边瞬间出现一个四方方由一道道灵气构成的牢笼,正是玉兔族的看家守护阵法——“画地为牢”!

????元木心中一惊,刚才就不明白为什么李成柱突然神威大发,现在更是出现了这个东西,心中稍微一思索,元木就明白了李成柱到底用何物构造成的这个堡垒型的防御阵法了。同时心中一松,这小子,看样子准备得很充分啊,有了这样的阵法守护,应该可以支撑不少时间。

????“没事了。”元木打着哈哈,安慰两位美妖奴。

????秦素戈撇撇嘴,对这位仙长的角度变换嗤之以鼻,担忧的神态都摆在了脸上,怎么会没事?刚才一直说没事,还不是提心吊胆的,这次就连水如烟都对元木不感冒了。

????李成柱大口地在“画地为牢”里喘着粗气,一道道紫色天雷砸在阵法之上,荡起一圈涟漪,却并不能突破。

????这个阵法本来就属于堡垒型的,此刻更是被李成柱缩小了无数倍,威力更增,抵挡几道天雷还是小意思的,不过时间长了一样会被击毁。李成柱深深地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眼前的困境让他一筹莫展,聚灵阵恢复灵气实在太过缓慢,灵丹又全部吃完了。护身法宝全部毁去,就连“神威符”的效果都快要消失了。

????李大老板叹口气,不得不动用原本不想用的能量,同时心道:“丫头们啊,等你们主人度劫之后再补偿你们了。”

????双手挥动之间,元婴处水如烟的三魂七魄的印记传来一股股能量,瞬间充斥着他的七经八脉,就连枯萎的元婴也鲜活了不少。

????远远地,水如烟身体一阵虚弱,脸色变得苍白,秦素戈忍不住开口问道:“如烟,怎么了?”

????“老公……他在吸收灵气!”水如烟咬着牙回答着。

????秦素戈心中一惊,以李成柱那种怜香惜玉的心态,除非的到了必要的时候,他是不可能来吸收自己两人的灵气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已经严重到这一步了吗?秦大美女的心头涌上一丝不安来。

????还未等她缕清心中的思考,身体中一股股灵气瞬间消失不见,同时内丹也慢慢地猥琐了下来。

????秦素戈明白,自己主人已经在吸收自己的灵气了。心头一转,瞬间放松,放弃全部的抵抗,任由他索取着。

????李成柱断坐在画地为牢大阵中,对外界轰得噼里啪啦响的紫色天雷闻也不闻,一心一意地吸收着两位妖奴的灵气。

????神威附体之后,体内的经脉储存宽大了不知多少倍,而且体谅自己的妖奴,李成柱不敢吸收太多,将两人的灵气都吸了一大半,这才补充满自己的全部消耗。另一边,水如烟和秦素戈已经满脸的苍白,毫无血色,但只是有点虚弱而已,并无大碍。元木再次掏出几个玄冰果来推到两人面前,同时给两人身边布上大聚灵阵。水如烟和秦素戈微微一笑,抓起圣果轻轻咬开,补充自己消耗的灵气,以备主人的再次需求。

????重新进入全盛状态的李大老板心中豪情顿生,隐隐有着不可一世的表情,那睥睨天下的眼神,配合着未着片缕的身躯,实在流氓到了极点。

????随手再次拿出一张“神威符”打在身上,眼看着“画地为牢”阵法即将崩溃,李成柱长啸一声,抛出九天大罗鼎,心神一动,元素分身发动,让他意外的是,这次居然出现了两个分身,这不可谓是一个大进步,元素分身自己拥有了几年时间,居然到现在才练到两个分身,实在大跌面子,李成柱心中决定,这次度劫完,一定要努力练习这个分身术,这实在是太有用了。

????“喀嚓”一声,“画地为牢”阵法终于崩溃了,在阵法破灭的一瞬间,一柄由灭神弓射出的飞剑开路,李成柱直直地飞向劫云,今天绝对要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居然打雷打了这么长时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