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老丈人被爆-仙界修仙 亚博赠送彩金,亚博体育娱乐中心,亚博网站

仙界修仙

第五十五章 老丈人被爆

莫默2017-12-3 15:4:54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什么仙器?”李大老板良久才压制住自己心头的那份欲望,艰难的开口问道。

????小影转过头来捏着法诀,打了个印摁在李大老板的额头上,李成柱这才感觉到好受一些。

????“嘿嘿。合欢宗的合欢铃。”元木银秽的笑了,“能够挑起敌人心头的银糜欲望,果然名不虚传。”

????“我曰。”老丈人居然还有这等仙器,李成柱心中突然想起上次比赛的时候老丈人说的那翻话,对那个女修仙者说的,难道这件仙器对女人尤其奏效?

????决定了,为了得到这件镇派之宝,说不得也要尝试一下合欢宗宗主的滋味了。

????“还有秋风,这厮什么时候藏着这么厉害的仙器?”李成柱愤怒了。

????“长虹索,四品仙器,可以捆住比自己修为低的敌人,让对方动用不了灵气。”元木对仙器如数家珍,“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在秋风手上。”

????“难道还有什么典故不成?”李成柱开口问道。

????“有典故的是捆仙索。”元木耐心的解释着,“这长虹索只是捆仙索的一个赝品,不过也是四品仙器了。”

????“光是赝品就是四品了,那正品呢?”李成柱口水又泛滥了。

????“超越九品的存在。”元木嘿嘿一笑。

????“是不是又在哪位仙君的手上?”

????“恩。”

????“垄断,这是极度的垄断。”李大老板愤怒的拍着椅子。

????“哼哼。”元木斜视着李成柱,“超越九品的存在,即使放在你手上,你也奴架不了。”

????“摆在家来看着也好。”李成柱依然嘴硬,不过想想确实也是,那种级别的仙器,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一辈子你别指望拥有它,能看上一眼就是天大的福气了。”

????“就比如在台上的这两位。”元木指了指比赛场地,“仙器在他们手上,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

????“九天大罗鼎不是已经被秋风完全发挥出来了么?”李成柱愕然。

????“哼哼。你觉得八百把金色飞剑就是九天大罗鼎的极限了吗?”元木自信满满,“等你实力到了那一步,自然会知晓仙器表现出来的威力。”

????曰啊,八百把金色飞剑,破坏的力道已经够大的了,元木居然说还没到极限,李成柱开始了无限的遐想。

????长虹索的横空出世让比赛场地瞬间被推向了一个高潮,秋风的名头本来就比较大,这下一占优势,底下观战的修仙者们纷纷激动了起来,高喊秋风击败这个妇女委员会主任,踢爆他的卵蛋,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阉割他,让他成为仙界的第一位太监。

????小影咬着嘴唇铁青着脸坐在座位上,李成柱没心没肺拉着元木一起笑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看来自己的老丈人的位子有很多人不满啊。

????说来也是,合欢宗虽然本身实力全部依靠女姓修仙者,但是背后实力却是有点庞大的。毕竟,每一个合格的弟子都能给门派带回来一个上门女婿,合欢宗规矩,想和合欢宗的弟子合修,就得倒插门。但是并不妨碍你原先的身份和门派的地位。

????虽然这个条件有点苛刻,但是整个仙界的修仙者还是有许多渴望实力的修仙者来和合欢宗联姻,寻找自己的合修道友,不单单是说合欢宗里每一个弟子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出来的,每个女人的身体都是一个良好的器皿,对合欢宗的合修功法有着大大提高作用,更因为合欢宗在仙界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合修可是能够快速的提高自己修为的一种方法。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宵小之辈窥阕合欢宗弟子的美貌和妩媚。

????李大老板和元木在一旁乐不可支,直到古玲珑捅了他一下,李成柱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小影给得罪了。

????李成柱干咳两声,压下自己的笑意,愤怒地拍着椅子上的扶手,义愤填膺的对元木吼着:“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都老大不小了,还没规没矩的。”

????说完也不等元木的反应,双手合成个喇叭放在嘴边高声喊到:“萧宗主必胜!”

????小影在一旁哼哼冷笑,斜视着李大老板装模做样的姿态。

????连吼了好几声,加上灵力的使用,整个比赛场地的观战的修仙者都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李成柱这才讪讪的放下手来。

????台上两位参赛者此刻已经是法宝仙器尽出,准备拼个你死我活了。小影更是紧张的双手揪着李成柱腰间的肉,捏着他一阵疼痛。

????长虹索不愧是四品仙器,一出手就卷起一道狂暴的灵压,将袭击过来的三百六十粒蓝神砂给卷的歪歪斜斜。再加上八百把飞剑,表面上秋风可是占尽了优势。

????但是其中艰苦,只有秋风自己知道。

????合欢铃这种能够对人精神上施展攻击的仙器防不胜防,那一声声脆响的铃声就如同一跟挑拨棍一般时刻挑逗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不由自主的亢奋起来。幸亏自己实力还行,而且合欢铃对付男人的效果更是打了一个折扣,否则被铃声刺激到现在,自己铁定出丑不可。饶是如此,秋风也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双脚有点发软的感觉。

????看着对手的蓝神砂慢慢的集聚起来,仿佛要发动一个猛攻一般,秋风忍不住一个机灵,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感觉到那一丝丝腥味和疼痛,自己的心神才被拉了回来。

????秋风的头上冷汗泠泠,合欢铃实在太过歹毒了,竟然能让自己产生幻觉,就刚才那一会,眼前突然浮现出古玲珑浅笑含焉的模样来。

????秋风苦笑一声,看来这次踢到铁板上了。

????正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自己那所谓的盟友的呼叫声,心中涌上前不久他低声而又猥琐的话语。

????“秋风啊,你就信我,到时候如果实在实力不济了,我会给你提醒。不管我在底下高声喊着什么,你就往我这边跑,务必要拉近你我的距离二里不到,然后抛出琉璃针,哦,对了,琉璃针我给你了没有?恩,拿好,这是你的秘密武器,也是胜利的关键,不需要你炼化它,就算你炼化它了,到时候你有时间用出去吗?估计你也有几件仙器在手吧,用出这个,崩溃了那个,得不偿失啊,所谓多不如精。懂?信我吧,没错的。只要抛出它,你就赢了。去吧,我在底下给你最大的支持。”

????秋风挥手一撒长虹索,将急速的飞过来的蓝神砂击散,然后九天大罗鼎虚攻过去,同时撇向台下自己那盟友坐着的位子。

????哎,秋风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被逼无奈也要作弊了。不过,别人的仙器实在厉害,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但是,那个人真的能躲避掉所有的注视来帮助自己吗?每个人的法宝和仙器都有自己的印记,想要使用必须得结动法诀才行,该不该信他?他如何才能不让别人发现他在结印?而且那件法宝攻击时肯定会带上他的灵压的,他如何才能消除呢?

????秋风的眼前此刻又想起那副猛男的紫玉成象来,脚下一个迟疑。几粒蓝神砂趁虚而入,眼看就要击中自己的面门,如果真要被打实了,估计以后出门就是一张麻花脸了。

????手上飞剑连忙护在自己的面前,叮当几声,蓝神砂被拦截了下来,秋风再一看,飞剑已经出现裂纹了,咬了咬牙,慢慢的将战场往自己的盟友那里拖过去。

????秋风决定再信他一回。

????李成柱坐在座位上紧紧的盯着台上,同时也在思考着到底该不该帮秋风。原本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老丈人居然会有如此龌龊的仙器,现在知道了,那么到底哪个赢面大一些呢?相对与秋风,拿着合欢铃的老丈人好象赢面要高一些。

????关系到自己的二十块上品天机灵石,李成柱疑惑了。并不是他贪图这二十快天机灵石,而是他必须得到,因为老丈人那翻话的原因。

????想起老丈人那得意的话,李成柱恨不得将他的嘴巴打成屁眼,好歹小影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外孙辈的,太没良心了。

????李大老板摸摸下巴,看了老丈人一眼,心中叹息,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只要等秋风和他的距离拉近到两里,自己能掌控琉璃针就好。

????而秋风相比也明白了自己的用意,将战场在往自己这边拖。

????只剩八组十六位参赛者在比赛,李成柱这次来更是找了个离秋风他们比赛场地最近的距离坐下,所以两里的距离不是问题。

????而隐藏自己的灵压,嘿嘿,更不是问题了。有紫晶这个东西,连自己元婴的灵压波动都能隐藏,还怕隐藏不了自己一个元素分身吗?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两人,李大老板笑了。

????老丈人啊老丈人,这次真的要爆你菊花了。

????秋风在节节败退,萧长川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势必要将这个前任第三拿下,好增长自己的脸面。

????一个心有所思,另一个余勇穷追寇,战斗呈现一面倒的状态,这个发现让底下观看者一阵唏嘘,纷纷为秋风感到悲哀。而小影的脸上更是喜色连连,捏着李成柱腰的手劲更大了。

????撇头看了小影一眼,李成柱叹了口气,丫头啊,这是为了你我好啊。要是让你爹赢了比赛,虽然他肯定会将天机灵石凑齐了给我,但是以后会欠他一份人情,这就让人的立场难办了。

????飕飕几声,蓝神砂再一次突破九天大罗鼎的拦截,秋风叹了一口气,准备硬受这一击,伸手一掏,将盟友送于自己的暗器琉璃针掏了出来。

????只有噗噗几声轻响,蓝神砂打在秋风的身上,一阵光晕交错,护体灵气缓冲了大部分的攻击,但是秋风依然被逼的退后了几步,差一点就背靠在比赛场地的结界上。

????萧长川心中一喜,看来对手已是强弩之末,连自己的仙器都防御不了了。刚想给他来个最后一击,合欢铃响的更快速了。谁知道对手居然抛出一根细小的针来。

????萧长川一愣,承受了攻击就为了抛出这根针吗?

????多不如精这个道理谁都懂,对手已经释放出三件武器了,飞剑、九天大罗鼎,再加上长虹索,如果再加上他身上的一件护体法宝,那就是四件。萧长川对比了下自己的实力和能够全心全意控制的法宝数量,得出个结论,这根针既然他能控制,威力也大不哪去。心中遂放下不安,蓝神砂再一次聚集在一起,准备发动攻击了,同时合欢铃摇拽在自己的头顶,扰乱对手的心神,手上仙剑也丝毫不含糊。

????但是紧接着,萧长川发现那九天大罗鼎释放出的八百飞剑鄹然由青色转变为金色,急速的朝自己飞来,心中冷笑,决定拼个鱼死网破了吗?捏个法诀,蓝神砂前去抵挡攻击,仙剑随后而至,目标直指秋风的面门。

????秋风在抛出琉璃针的那一刻,眼睛就紧盯着这救命的法宝,蓦地,琉璃针一阵颤抖,流光一般的朝对手袭去。秋风心头一喜,再次咬了咬舌头,给自己提神,强提起自己最后残存不多的灵力,控制着九天大罗鼎发挥出它最大的威力来扰乱对手的防线,同时一个瞬移消失在原地。

????萧长川一愣,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浪费灵力来瞬移,心中更是喜悦,分出几颗蓝神砂前去阻截那根细小的针,仙剑调回手上。同时放出神识来感受周边的灵压波动,准备等秋风一现身就给他最后一击。

????就在萧长川的注意力被秋风吸引的同时,琉璃针左摇右摆,居然晃过了拦截过来的蓝神砂,要是萧长川注意到这一点,肯定要大为佩服秋风的实力了,能够在瞬移的过程中精确的控制自己法宝的动向,这份修为实在是高深,但是萧长川并没有注意到这诡异的一幕,他的注意力全部沉浸在周围的灵压波动中。

????蓦然,身后的灵压一阵扭曲,萧长川想也不想,一个转身,仙剑瞬间击出。但是紧接着,他突然觉得屁股一痛,护体灵气一阵溃散,慌的他连忙发动起护身法宝,这才抵消掉那袭击过来的暗器。待忙完这一切,萧长川悲哀的发现,一根黑色的鞭子已经近及己身。对手那得意的笑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萧长川一阵叹息,没想到啊,对手居然有这么精细的控制法宝的能力。萧长川也只来得及转过这个念头,就被长虹索捆成了一个粽子。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底下观战的修仙者哄的一声爆发开来,秋风这一连串如同杂耍般的攻击给每个追求实力的修仙者都上了一课,原来,法宝还可以这样精确的玩。控制九天大罗鼎,瞬移,遥控琉璃针躲避拦截,最难的就属最后一步了,在场的修仙者没有谁能够在瞬移的过程中还能控制自己的法宝动向,就连听也不曾听说过。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狠狠的聒了众人一巴掌,人家秋风确实做到了。

????李大老板在底下也是目瞪口呆,原本说爆老丈人的菊花也是逞一时口舌之快,没想到,居然真的爆成了。

????李成柱嘴角抽搐,努力憋着笑,拿眼瞟向坐在一旁的小影。丫头此刻也是紧张的很,生怕秋风对自己的父亲不利,差点忍不住站了起来。

????“没事的,大赛规定,不得蓄意伤害已经失败的参赛者。”古玲珑善解人意,安慰着小影。

????小影的脸色更难看了,扭头恨恨的瞪了李成柱一眼,咬牙切齿:“那跟针怎么这么象琉璃针?”

????“咳……”李成柱干咳一声,头一次憎恨起修仙者耳鼻眼的灵敏来了,隔这么远,小影居然看的清清楚楚,只得陪着笑道:“秋风来找我借的,大家好歹也共处了这么久,借件法宝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没跟你们说了。”然后猛使眼色给古玲珑,让她把小影拉出去。

????古玲珑瞪了李成柱一眼,伸手拉过小影:“别生气了妹妹,咱们出去透透气。”说完拉着二夫人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此刻大局已定,小影经过古玲珑的开导,再想想秋风的为人,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全,临走的时候,心中不岔,又狠狠的跺了李大老板一脚。

????元木在一旁努力憋着笑,良久才开口问道:“秋风真的找你借琉璃针了?”

????“那还有假?”李成柱揉着自己的大脚,龇牙咧嘴。

????“哦。”元木淡淡的回应,“秋风的实力不简单。”说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李成柱,不过法宝控制需要结印,这是众所周知的东西,刚才身边的这龌龊男人也没什么动作,实在看不出有作弊的嫌疑,不过元木实在想不通,以自己仙人后期的修为都没办法在瞬移的过程中控制法宝,他秋风怎么做到的?

????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元木叹了口气。

????台上,秋风此刻也是气喘吁吁。瞬移本来就大费灵力,除非实力达到了大罗金仙的水平,否则别想随心所欲的瞬移。更何况自己是在一场大战之后再瞬移?用尽最后一丝灵力捆住萧长川,秋风也差点脱力。

????萧长川尴尬的躺在地上,抬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对手,苦笑道:“秋兄好手段。”

????“逞让。”秋风努力的抬起手,拱了下。

????“不过。”萧长川面露苦色,一脸的尴尬,“秋兄,你能不能先把我屁股上的那根针收回去?还有把这绳子解开?”

????“不好意思萧兄。”秋风没有一丝形象的端坐在比赛台上,“我现在浑身灵力尽失,等我稍微恢复下才有力气解开。”

????萧长川撇了撇嘴,这次丢人丢大了。你解不开长虹索不要紧,将我屁股上那根针拔下来总可以吧?不过人在砧板上,不得不服软。只能叹起气等秋风慢慢恢复了。

????李成柱在底下偷笑,琉璃针此刻在扎在老丈人的尾骨上,谁让他好死不死的正对着那地方。不过此刻秋风在场,自己也不好再越徂代庖,露了馅就不好了。

????等了好大一会,秋风才恢复一点点灵气,看来这次苦战让他也脱力的很,不好意思的对着萧长川一笑,挥动双手,长虹索被收了回来,在台下的李成柱也沉浸心神,控制着自己的元素分身将琉璃针从老丈人的屁股上脱离了回来,飞到秋风的手上。

????萧长川老脸涨的通红,对着秋风抱抱拳,一言不发的走下台去。

????这一战,秋风赢了,虽然并不光彩,但是萧长川如果不是仗着合欢铃攻击心神的威力,秋风也不会逼的跟李成柱一起作弊。

????看来接引仙使的名头比名节更重要。

????台下一阵欢呼,秋风微笑的对着四周拱了拱手,施施然走下台去。

????正在这时,另一边的比赛场地放出哄的一声巨响,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李成柱此刻也顾不得鄙夷秋风的道貌岸然,也将眼神投递了过去。

????如果说秋风这边的比赛是激烈的话,那另一边的比赛只能说是残不忍睹了。

????两大修仙者不知是不是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居然以命相搏,其中实力稍弱的一位大乘期修仙者此刻已经衣杉尽碎,浑身是血,步伐盘缠,摇摇欲坠。他的对手也好不到哪去,一头乱如鸡窝的头发,满脸狰狞,犹如跟一个婊子刚打过架一般。

????“这人叫罗霸道,心姓残暴,据说是修炼功法走火入魔,虽然后来治好了,但是心姓有点扭曲,噬血的很。”元木指着那披头散发的人解说着。

????“哦?你认识他?”李成柱开口问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